在下保村寻年味

2019年02月11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记者 李佩文 通讯员 凌声萌摄影

磨豆子做豆腐。

磨豆子做豆腐。

每逢春节,漂泊游子心中最挂念的莫过于家的温暖。车票很轻,承载的思念却很厚重;路途很长,心与家的距离却很短。家是什么?是温暖的港湾,是儿时的记忆,也是唇齿间贪恋的那一丝年味儿。无论现代化到什么程度,那一份家的味道永远留存在人们的记忆中。日前,记者走进良山镇下保村 “寻年味”,用视角和味觉去触碰那恒久不变、历久弥香的熟悉味道。

整个下保村村民似乎都在为春节的来临进行一场“彩排”,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醇香、温馨的气息。

三人打糍粑。

三人打糍粑。

有手工自制豆腐。在过去,手工豆腐几乎是家家户户过年必上的一道菜。村民王国华和王珍兰夫妻前一天晚上熬夜将豆子磨成了豆片并用凉水浸泡好。一大早,雾气还很重,他们就已经将石墨清洗干净并开始磨起了豆子,“吱吱呀呀”的声音很快吸引了村里的一群儿童前来围观。手工磨豆子是农家豆腐制作最重要的工序,随着现代机器化制作工艺的推广,手工石磨磨豆子的工序逐渐消失,大都只留在人们的记忆中,以至于很多儿童好奇地围上来,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村民王珍兰说:“我的伢子小时候每到临近过年时,都会催着我做豆腐,一到开始做豆腐了,村里的娃儿也就知道快过年了,如今,村里的年轻人大都出去打工了,只希望他们过年回来能够吃出家的味道来。”时间过去不久,豆片变成了一桶乳白色的豆浆。王国华夫妻以娴熟的手法完成加油、煮开、过滤、加石膏等工序,块状的豆花出现在大伙儿面前,散发一阵阵清香,引来村民前来品尝。尝之,细腻爽口,清气扑鼻,唇齿留香。

众人做糍粑。

众人做糍粑。

三四个人打糍粑。打糍粑(也叫打麻糍)是乡村过年的传统习俗,凝聚在无数游子的记忆中,更是传统年味的重要体现。早饭过后,村民胡玉兰也陆陆续续将用竹筲箕洗晾好的糯米放入木甑中,并用猛火蒸熟,半小时后,一阵糯米清香开始弥漫在空气中。胡玉兰端着热乎乎的糯米走出厨房吆喝着“打糍粑喽”,便吸引了周围的人群,有人抓起一把糯米团吃得津津有味。一顶深深的石槽、二三个圆润的木棍即是工具。糯米刚端出来便从人群中跃出几位村民想一试身手。打糍粑既是个体力活也是个技术活,一旁围观的何先生说:“三个打糍粑的人一定要有默契,力气要重,配合要好,一棍接着一棍打,打得越均匀越粘稠,才叫好糍粑……”说罢便接过木棍娴熟地操作起来,不到10分钟,三人在“嘿吼嘿吼……”的接力中完成了一轮打糍粑。糍粑打好后,妇女和老人们就每人抓扯一撮,用双手将它揉磨成一个个小米丸,就这是糍粑。刚打的糍粑可直接吃,入口松软,嚼劲十足,米香扑鼻,是春节期间的特色风味小吃,也是馈赠亲友的礼品。现场,人们互相嬉笑打闹着,有的则拍照片和视频传给了还未归来的远方亲人,那种浓浓的人情味、糍粑味和年味混在一起,似乎在呼唤着亲人早日归途,共度团圆。糍粑呈一圈圈摆放在洗净的篾盆或案板上,待干了掰下,用水浸着,以后勤换水,就不会馊不会坏,早上想吃就捞几个,或蒸或煮或炸,粘糖或粘豆粉吃。现在城里的酒店也把它作为一道时尚的点心。

何女士远在外地上班,今年是下保村中回家过年较早的一个人,听到有此活动后激动地赶过来“凑热闹”。她说:“近几年每年回到下保,都会看到有新的变化,这两年村庄变整洁了,道路变干净了,文化变开放了,但那份土气的年味依然留存着,我很怀念……”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