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 “矿二代”沈建军将粗加工作坊打造成行业标杆

2018年06月11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文/图 记者 陈玉霞

沈建军在查看选矿生产线。

沈建军在查看选矿生产线。

他少年离家,12岁孤身离家到江西省体育运动学校训练,并获得国家一级运动员称号,其竞走项目曾拿下全国青年锦标赛第三名的成绩;在运动员巅峰时期,他选择退役,就读中国人民大学企业管理专业并顺利成为人大市场营销管理硕士,还成功在北京创业安家;2007年,他为了继承家族事业回到新余,攻克硅灰石行业难题,取得多项“国家专利”,打破外国公司的技术壁垒……

这位1983年出生的新余青年,担任新余市南方硅灰石有限公司总经理的沈建军有着同龄人艳羡的条件和才华, 30岁出头便站上了国内行业巅峰——成为中国非金属矿工业协会专家委员会最年轻的专家、全国专业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10年间,他将粗加工的作坊式家族企业打造成参与行业标准制定、与外国巨头公司“叫板”的精深加工一流企业……当别人在第一座山下辛苦跋涉,茫然于不知如何登顶时,他已怡然自得地到了别的山头展露拳脚。

有人说他是富二代,他坚称自己是“矿二代”。自从决定接手家族企业那一刻开始,就认定一生专注只做一件事,把这件事做到极致,做到巅峰。

从“肚皮”到“脸皮”,“矿一代”和“矿二代”的传承

穿着带有南方硅灰石logo的蓝色工作服,脚踩灰色布鞋,眼前的沈建军看起来和车间工人没什么两样,公司员工们曾私下里如此评价他:作息规律,自律到“恐怖”的境地。10年来,沈建军从未迟到过,保持每天6点之前起床,10点之前睡觉的习惯,从未有例外。与此同时,这位年轻的接班人做事雷厉风行,谨慎靠谱。在厂里工作的时候,每天穿着一双布鞋在各个厂房之间奔走数万步。

“身为家中的独子,家族企业传承人,我有责任和义务把企业带到一个更高的高度。” 2007年10月份,由于母亲身体原因,已经在北京成家立业的沈建军作为家族企业接班人回到新余。

身为接班人,沈建军对硅灰石行业谈不上喜不喜欢,然而作为一个有些想法的年轻人,沈建军不仅仅只想当家族企业的简单附庸。有人说他是“富二代”,沈建军并不认同,“富和传承是两码事,我更希望大家称我为‘矿二代’,父亲那一代建好了‘毛坯房’,而我是来‘装修房子的’。如果父辈们奋斗是为了‘肚皮’,而我们则是为了‘脸皮’。”

沈建军向记者展示从各个国家收集的硅灰石样品。

沈建军向记者展示从各个国家收集的硅灰石样品。

沈建军从接手家族企业的第一天起,便不甘于坐享其成,而是立志让南方硅灰石贴上自己的标签。2008年,恰逢全球金融危机,上下游产业链“遇冷”,加上产品粗糙同质化,缺乏核心竞争力,南方硅灰石一度陷入资金短缺的境地。“那时候才意识到,手握矿山,不等于手握财富,握在手里的资源,不一定能变现。不仅是外在压力,更是内在变革的动力,技术革新势在必行。”沈建军说。

为了做最精细的产品,10年来,这名国家一级运动员、中国人民大学硕士生走遍了103个国家,几乎跑遍了全球大大小小的硅灰石加工厂和矿山。在他办公室展示架上,摆满了各类型硅灰石样品和公司产品。“这是美国的,这是墨西哥的,这是西班牙的,不同矿山硅灰石的结构和成分不一样,拿着手中的比重也不一样。”在他办公室门后有一面证件“展示墙”,收集了沈建军上百张参会的工作证、代表证。

从跑马圈地到深耕细作,十年构筑 “城墙”和“护城河”

10年前没有智能手机,当时全中国、全世界最大的手机公司是诺基亚; 10年前没有天猫、没有小米,更没有共享单车、美团;10年前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很多行业陷入困境,企业举步维艰;10年前,还没有提出“供给侧改革”,大多数资源型企业还停留在粗放式发展模式上……也正是如此,如今回头看,10年前,正是行业深刻变革的窗口期,也是很多传统企业转型和改革的分水岭。而南方硅灰石却精准地踏准了市场变奏的鼓点,在行业洗牌中成功突围。

致力于科学研究和科技创新,10年来,沈建军的努力让南方硅灰石构筑了坚如磐石、难以复制的“城墙”和“护城河”。他主持开发的硅灰石超细针状粉产品项目采用了气流涡旋超细粉碎技术,优化了生产工艺。“就好比将花生和玉米进行自动分选,因此,效率和品质高出许多。”沈建军向记者介绍,这项技术获得国家发明专利,为企业年增销售收入3000万元,年增税利800万元。同样,他引进了德国先进的色选一体化工艺和装备,通过矿石不同成分所反射的光谱自动选矿,资源利用率由原来的65%左右提高到95%以上,年增销售收入3200万元,年增税利600万元。最让他自豪的是,2017年,企业SW系列硅灰石超细针状粉产品(600-3000目)列入了国家《重点新材料首批次应用示范指导目录》,填补了国内空白,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打破了世界硅灰石“巨头”的技术壁垒。

如果说始于1994年的南方硅灰石有限公司2008年之前是“矿一代”们开拓疆土、跑马圈地的上半场,那么从沈建军接手家族企业的那一天起,公司开启了深耕细作、树立标杆的下半场。也正是这10年,南方硅灰石“化危为机”,从传统粗放型资源型企业步入具有专业化高新技术新材料领域的标杆企业,从粗加工的小作坊成为具有精细技术,制定行业标准,站上行业巅峰的一流企业。对技术的专注,让沈建军多次荣获渝水区工业企业优秀科技人才突出贡献人才、新余市十大杰出青年等称号,被中国非金属矿工业协会专家委员会聘任为最年轻的专家,成为全国专业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

“矿二代”的偏执与专注:一生做好一件事

“将来我们的产品还要超过外国一流公司。”沈建军毫不谦虚地说,这话的底气正是来源于他手上这瓶公司自主研发生产的SA系列硅灰石样品(超细硅灰石精粉)。“在这之前,世界上最细硅灰石是4000目,而我们现在能做到6000目。”

6000目是什么概念呢?其粒度相当于面粉的1/150,手指的触觉无法感知。硅灰石越细,其下游产品,如塑料、橡胶、油漆涂料的硬度、延展、抗弯强度性能越好。沈建军告诉记者,预计今年11月份,公司新的生产线投产后,南方硅灰石公司将成为全球唯一一家能做到6000目以上的硅灰石加工类企业,而“南方制造”的硅灰石也将成为下游高端弹性材料的首选,“保守估计出厂价格翻倍,利润实现成倍增长。”

从“矿一代”到“矿二代”,沈建军从父亲沈勇生身上学到的是务实和专注,从上世纪80年代父亲沈勇生发现新余的硅灰石开始,30多年来,军人出生的父亲从未跨界到任何一个行业。沈建军仍记得,每年都有一波波的人怂恿父子俩投资房地产和金融业,“我们只打算将这一亩三分地深耕细作,硅灰石是我们安身立命之本,是我们整个家族赖以生存的东西,一生把这一件事做好就足够,做精做细,做到顶尖,做到巅峰。”

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当站在行业顶峰,极目远眺曾经翻越的万水千山和曲折道路,沈建军为身处以创新驱动为核心的新时代而感到幸运,也为自己曾经做出的选择和努力而骄傲,对于今年35岁的他来说,刚刚过去的10年也许只是雄关漫道真如铁的第一个阶段,刚刚开始。

梦想仍在,人生当年。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